重磅|北汽福田:未按时收到东方精工审计报告,违约责任由东方精工承担 | 电车汇_三人斗地主-斗地主游戏平台网
加载中…

讯息 / Info 收藏此文章

重磅|北汽福田:未按时收到东方精工审计报告,违约责任由东方精工承担

电车汇消息:近日,东方精工与普莱德原股东之间的纠纷又有了新的信息。5月22日,福田汽车发布公告称,公司于5月16日向东方精工发送了《关于提供普莱德2018年度〈专项审计报告〉的沟通函》,要求其于2019年5月20日之前向福田汽车提供东方精工子公司北京普莱德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莱德)2018年度专项审计报告,公司一直以积极的态度与东方精工进行沟通,但截至目前,尚未收到东方精工的回函和普莱德2018年度专项审计报告,公司将继续敦促东方精工严格履行协议约定。

这件事的起因在于——普莱德——福田汽车曾经的联营公司,被卖给东方精工后,东方精工认为其业绩不达标,公开向包括福田汽车在内的原股东索赔,涉及福田汽车的金额约2.64亿元。

普莱德业绩前后不一,多方各执一词

这一事件的当事方不仅是前面提到的几家,如果按照东方精工收购普莱德时的协议,普莱德原股东都是东方精工的索赔对象。

在此之前,东方精工、普莱德、宁德时代就打了多番口水战。

东方精工在4月17日发布年报称,经其聘请的年审机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确认,2018年普莱德实现营收约42.44亿元,净亏损近2.19亿元,扣非净利润-2.17亿元。因未完成2018年的业绩承诺,东方精工要求原股东补偿业绩约26.45亿元。

2019年4月22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东方精工公告的普莱德2018年度业绩不符合实际情况,且对普莱德与公司关联交易公允性的判断不客观。

5月6日,普莱德召开主题为“业绩被‘亏损’管理怎背锅?”的发布会,称其2018年实际盈利3亿余元,并非东方精工所说的亏损2亿元。

东方精工又对普莱德召开的媒体说明会予以反驳,称普莱德此次媒体发布会的召开和管理人员声明的发布,均系普莱德原股东推荐至普莱德任职的管理人员利用职务之便单方面发起之行为,未经普莱德董事会批准,未获得普莱德股东确认和授权,发布会存在诸多误导性内容,与实际情况不符。

直到今日,福田汽车也对东方精工提出的赔偿要求提出异议,并要求东方精工提供专项审计报告。

而东方精工由于和普莱德原股东及管理层对普莱德2018年财务数据未达成一致,东方精工尚未出具普莱德2018年度审计报告及财务报告。

普莱德亏损与否涉及巨额赔偿

2016年7月,东方精工宣布从北大先行、宁德时代、北汽产投、福田汽车和青海普仁等5位股东手中购买普莱德100%股权,交易对价47.5亿元。

在这笔收购进行之时,东方精工也与普莱德原股东设立了对赌协议。

对赌协议显示,普莱德原股东承诺从2016年起的未来4年,公司扣非后的利润分别不低于 2.5 亿元、3.25 亿元、4.23 亿元和5亿元。如果未完成业绩对赌,补偿方案按时间段不同,补偿方式也不同。

按照补偿方式,如果认定普莱德2018年度扣非后亏损2.17亿元,原股东需要补偿东方精工26.45亿元。这意味着东方精工提前拿到普莱德控制权、收购对价打4.4折。到2019年,普莱德如果未完成业绩对赌,还是以亏损2.17亿元计算,则只要赔偿5.17亿元。

如果2016 年至 2018 年未完成,补偿义务人须优先以取得的东方精工股份进行补偿(东方精工以 1 元回购)。当年补偿金额=(截至当年期末乙方累计承诺扣非后净利润—截至当年期末普莱德累计实际扣非后净利润)÷2016 年至 2018 年乙方累计承诺扣非后净利润×425,000 万元—以前年度累计补偿金额。如果2019 年未完成,2019 年补偿金额=2019 年乙方承诺扣非后净利润—2019 年普莱德实际扣非后净利润。不同时段同样是未完成对赌,赔偿金额相差了3倍多。如果站在东方精工的角度来看,肯定是希望普莱德在2018年的确是出现了这样的亏损,但亏损与否,都必须要依靠财务数据来说明,但是如今双方财务数据不统一,这就给了多方互相推诿充足的理由。

受伤的总是普莱德

资料显示,普莱德是一家专业从事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PACK的设计、研发、生产、销售与服务,致力于为新能源汽车生产厂商提供动力电池整体解决方案,拥有电池标准化模组设计、电池运行控制、电池系统热管理、电池单体智能均衡等动力电池PACK核心技术,能够为新能源汽车、新能源汽车充电站以及电网储能系统等配套产品。

东方精工的财报显示,普莱德2018年对北汽新能源的销售占比,从2016年的58.19%、2017年的82.03%提升至2018年的93.85%。向宁德时代采购电芯等原材料,金额将近30亿元,占比达到83%。换句话说,普莱德最主要的业务就是从宁德时代处采购电芯,PACK之后把电池卖给北汽新能源,从中赚取利润。

采购及销售数据也可以看出,普莱德对原股东的依赖十分严重。而现在与越来越多车企选择自建PACK厂或是与电池生产商合作建厂,逐步减少对第三方PACK厂的依赖。在这样的条件下,如果普莱德被原股东抛弃,日子将会很难过。

普莱德要应对的不仅是市场环境,还有政策的变化。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的重心开始了转移,从过去的“补车”转为“补桩”。具体含义,未来补贴重心不再是补贴购车用户,而是补贴充电桩建设,像普莱德这样单纯的PACK厂都会承受更大压力。

另一方面,根据当初东方精工的收购协议,在业绩承诺期内(2016 年~2019年),普莱德董事会和管理层,由普莱德原股东委派4名董事,东方精工委派2名董事;东方精工向普莱德委派财务负责人。

过去两年一切似乎都挺好,但是东方精工在4月29日风险提示公告中明确表示,为了维护上市公司和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保障公司和子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活动,公司将按照《公司法》、《证券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及双方签订的《购买资产协议》等相关协议的约定,积极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包括但不限于法律措施),确保公司有效控制普莱德。

也就是说,东方精工正在谋求提前有效控制普莱德。

作为收购后的新的控股股东,东方精工没有像老股东一样,全力支持普莱德的能力提升与业务发展,也没有为普莱德在业务拓展、市场规划及技术能力提升上提供有效帮助,而只是专注于狭义地控制普莱德。

大家的矛盾点是普莱德,而无论争执的结果如何,最终受影响最大的也都会是普莱德。

文章摘自 电车汇 20190522 发自北京

  • ●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电车汇
  • ● 本文代表电车汇独立观点,与任何利益相关方无关。
  • ● 如果您喜欢我们的内容,请果断转载或分享。
  • ● 如需在电车汇开辟专栏或发表观点,请邮件我们:contact@evhui.com

相关文章

  1. 讯息 /「汇眼独具」东方精工要求普莱德原股东赔偿26亿元,福田汽车:这锅不背!
  2. 讯息 /国内|北汽新能源与北京普莱德、宁德时代签署合作协议
  3. 讯息 /国内|东方精工一季度净利增长或达80%,普莱德表现抢眼
  4. 讯息 /国内|东方精工子公司普莱德与北汽新能源签署约19亿元动力电池采购订单
  5. 讯息 /国内|东方精工与宁德时代等签合作协议,开展动力电池研发、回收业务

特别策划

  • 热门文章
  • 热门评论

合作伙伴